• 首页
  • 资讯
  • VR古村
  • 直播
  • 云刊
  • 手机端
    您当前的位置 : 云上古村 > 古村资讯

    保护古村落 留住我们的乡愁

    2021-03-09丨来源:南昌日报丨编辑:曾悦之丨作者:

      旧厦村一景

      文港晏殊村晏氏祖庙

      义门世家门楼

      杨溪李家村东素房祖堂

      周坊村汝南世家坊

      郁郁青山之间,袅袅白雾之下,烟雨中青砖黛瓦的赣式古村、高低起伏的马头墙下,曲折小巷,潺潺流水,还有那徜徉在青石板上的游人……这或许是许多人心中朦胧的“乡愁”。

      江西拥有一大批历史悠久、规模宏大的古村落,是乡村历史文化遗存的资源大省。而南昌,更有着安义古村群、进贤周坊村等多个全国知名的古村落,这些充满魅力的古村落,静静地守护着一代又一代文脉的沿袭,镌刻着一波又一波游子的乡愁。在那里,岁月放慢了脚步,春秋封印了历史。它们应该被守望和传承,而不仅仅是被当作摆设或是人们镜头里的瞬间定格。保护古村落,是为了了解和保留一种久远的文化传统,体现现代人对历史文化责任感。

      □章文杰黎昌荣首席记者徐蕾文/图

      建筑格局

      ——承载南昌人独特生活史

      江西是中国古村落数量较多、类型丰富、保存相对完整的地区之一。从古至今,古朴典雅的群落如同星罗棋布般的分布着,犹如颗颗明珠散落于我省各地。据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李晓君介绍,目前南昌共有9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名村,比较集中的在进贤县、安义县和南昌县。其中进贤县最多,有文港镇周坊村等6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

      李晓君告诉记者,古村落、城镇和城市属于历史文化遗产群落,它们是历史文化发展珍贵的有形见证,反映了在某一地方居住的人们的文化、哲学和审美价值演变过程的连贯性。某种程度上说,古村落反映的是当地人的生活史。南昌的古村落大多地处四面环山的自然环境中,天然屏障繁多,而四射的江河水系又把古村落和外面的世界紧密联系起来。从建筑风格来看,南昌古村落不仅有青砖黛瓦的赣地建筑,也有结构独特的水道设施。根据我省河流的流向和分布,南昌有不少滨水型古村落,以三面环水式格局独具特色。在繁华的三江镇的前后万村,其东、南和西面都有河流、水塘,整个村子三面环水,虽然始建于明武宗正德四年,该村至今还保存着清晰完整的古村落格局形态。前后万村的整体布局是以水为主要元素规划的,最有特色的是其“双鲤望龙(垅)”的天然水体布局。所谓“双鲤望龙(垅)”,是依据其空间布局意境而言,古村三面环水,更有总赣渠在村东,可谓是处于水的怀抱,其余几个池塘相互连通,“鲤”比作前、后万村,因其前后分明,所以称“双鲤”;村首的鲤鱼塘又叫鲤鱼垅。依托村内各方水体,以村内鲤鱼塘为中心形成三个建筑组团。

      除却山形和河流的影响,古村落大多建立于交通便捷之处,这些古村(镇)共同的特点是都处在关隘或交通要汇之处,成为古代交通和人们相互往来的枢纽。安义县石鼻镇罗田村为典型的家族村落,一脉相承,均为黄姓,民谣有云:“小小安义县,大大罗田黄”,足见罗田黄家名声之大。该村乃当年交通要道,商贾云集,称一时之盛。该村古街、麻石板道、古车辙清晰可见,整个村庄至今保留着完整的地下排水系统。走在古村里,就像走进了历史。

      承接文脉

      ——南昌文化记忆的活体遗存

      南唐诗人韦庄曾在《袁州作》中云:“家家生计只琴书,一郡清风似鲁儒。”在我国古代科举制度的1300多年间,全国有10万多进士,江西就占了十分之一。走在南昌的古村落里,仍然能感受到耕读为本的思想、崇文重教传统的濡染。

      进贤县文港镇沙河村,是北宋著名词人晏殊故里。该村地处抚河之滨,依山环水,风光旖旎。该村自古就七村盘绕,素有“七星伴月”之称,迄今约1100年历史。晏殊祠堂置于村前,村东原有一楼,仁宗赐有“江山第一楼”,范仲淹作过楼记,后毁于战乱。该村新老建筑布局有序,村巷纵横交错,古雅中透着新奇,让人似乎走进了一部活生生的历史。而在进贤县温圳杨溪李家村,北临温圳老街,西畔抚河。该村始于南宋宝佑年间。历代名人与各式传统和现代建筑等多种文化要素在这里交织,目前村中还有大夫第、云江书屋等诸多古迹。李家村不仅景致如画,更有人才世代辈出。据宗谱记载的进士、举人就多达76人,赢得当地乡间“进士村”的绰号。

      位于进贤县架桥镇的艾溪陈家村,有始建于明英宗六年的“义门世家”的明代总门楼,是建村最早见证。门楼左右两中柱阴刻楷书对联:“义路示周行愿当前守辙循途谨凛步趋无履错门墙尊孔训若我辈乘机斗捷寻常出入即馀闲”。这副对联属该村明嘉庆四十四年荣登进士第三(探花)的陈栋撰并书,是进贤县境内唯一的古建筑上的对联,对研究陈氏家族的历史有很好的文化价值。

      文港的周坊村是中国唯一的毛笔文化传统村落,位于进贤县文港镇南部,与其他村落不同的是,这里除了有家族的祠堂、家庙,别墅外,还有独有的毛笔生产作坊。周氏家族变迁和毛笔文化渊源密切。目前,保存较好的还有100多间,达1.2万多平方米,每一处青石黛瓦的古建筑,屋上砖雕,梁上木雕,窗上花雕都随处可见,那题写“科甲第”、“汝南世家”、“泽承丰镐”、“爱莲遗范”、“岐山耸翠”等额扁的老屋,见证了周坊周氏家族毛笔制作技艺,由中原传入,一脉传承,千年华光。

      穿越千年

      ——古村落保护迫在眉睫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古村落被建筑学家喻为“空间说书者”,穿越千百年,这种鸡犬之声相闻,炊烟袅袅的乡村美景,却是许多城市人永远走不进去的图画。不少调查和统计说明,大规模拆迁、自然灾害和农村“空心化”,成为传统村落消失的主要原因。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曾对媒体声称,“每天都有近百个古村落在消失。”进入21世纪后,中国的城镇化取得了日新月异的发展,但与此同时,中国很多美好的村落也在迅速地消失着。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2002年至2012年,中国自然村由363万个锐减至272万个,10年间减少了90万个自然村。如今古村落的主体也在流失,导致传统建筑无人维护,传统文化无人传承,村落发展举步维艰。

      “古村落如今大都位置偏远、交通闭塞,发展相对落后,因此,一些古老建筑、自然风光、传统习俗才得以留存和传承。”李晓君告诉记者,不能听任祖先的文化遗产湮灭在岁月的长河中,古村落保护是一件与推土机赛跑的事情,大量人口向城镇转移,村落的生产生活方式和家庭结构发生了改变,空巢现象、人去房空和“留守老人”等已成为古村落保护面临的一大难题。

      日前,在江西召开的2014年全国古村落保护现场会暨村落文化论坛上,百余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古村落专家、学者以及媒体齐聚一堂,共同为古村落的保护与发展把脉、开方。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罗杨表示,要大力保护好中国各地的古村落, “每座古村落都是一部厚重的书,不能没等我们去认真翻阅,它们就消失不见了。”

      文化学者感叹,保护古村落甚至比保护故宫还难。不仅因为古村落的保护涉及建筑、文化、经济、社会、观念等方方面面,也不仅因为人力、智力、财力资源匮乏,更因为这是活态的保护。李晓君表示,现如今保护古村落存在一定的难度,其关键在于资金和人员不足,另一方面古村落点多面广,比较分散。在城镇化进程中,古村落需要发展,村民的生活和文化素质也需要提高,这当中就存在一定的矛盾。东南大学教授陶思炎说,古村落是人类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个民族最大的资源是文化,最能打动人心的也是文化,保护好古村落,必将为长远的发展提供充足的后劲和动力。他认为,古村落的保护必须是政府行为和乡规民约的两者结合,在保护好古村落的同时,更应该关注民生,提高被保护建筑内居民的生活质量,才能使古村落保护与发展进入一种良性和持续的状态。“保护和弘扬传统村落文化,也就是留住农村建设和美丽乡村建设的风骨所在,这不仅是我们的精神家园,更是文化传承的血脉。”中国艺术研究院建筑艺术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刘托认为,古村落的景观无疑是一种不可多得的活态文化,能较好地满足当代都市人的景观需求。

      良性发展

      ——让古村落融入现代文明

      清晨5时许,安义古村从睡梦中苏醒。鸡鸣犬吠,炊烟袅袅,在光影中,古老的村落与优美的生态铺展出一幅幅青山秀水、粉墙黛瓦的山水画卷。不知从何时开始,城里的人们驱车半小时,带着全家人去感受古村的古老风情成了时尚,“平民古迹”成为旅游热点,而这片古村,也走上了“以开发带动保护,以保护促进开发”的良性循环发展之路。

      安义古村自2001年开发以来,编制了详细的保护性规划,完善了基础设施,开发了世大夫第等诸多景点,村容村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安义县知名的核心景区之一,吸引了一批剧组、作家和导演前来创作和拍摄,电影《睡城》、电视剧《古村女人》《十五贯》《可爱的中国》先后在该村拍摄并获奖。安义古村还成功举办了多届古村民俗旅游文化节、安义金秋旅游文化节等活动,使该村的知名度日益攀升,游客络绎不绝。

      南昌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金晓明教授表示,古村落作为物质与非物质文化的综合体,不仅通过富有特色的建筑和大量物质遗产,存储着丰富的历史和文化信息,还通过绚丽多姿的民间文艺和无形的文化遗存表达着一方土地的民间情感、生活观念和文化传统。或许,安义这种影视加旅游的模式能给当下古村落保护一些借鉴和思考。抛开这种纯商业的模式不说,之所以这样的景区能够让城里人趋之若鹜,正是因为古村落独具风格的建筑特色和山水结合的质朴乡土气息,能给生活在钢筋水泥森林里的人们带来精神上的享受。正如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罗杨所说,乡愁凝聚着中国人对这样一种农耕社会所积淀下来的深厚传统文化的思念,“传统古村落孕育出了中国几千年的乡土文化,这种道德传承、文化传承,极其朴素,质朴无华。”罗杨表示,“无论历史车轮如何发展、社会如何进步,历史车轮可以碾碎我们如梭的岁月,但是不能碾碎我们回归故乡的道路。”他还建议,保护古村落,要以挖掘本土文化和区域文化为基础,而非从别处“拿来”。要使古村落的发展在自身的形态中展示其情感美、仪式美和文化美,,从而让古村落“延年益寿”,在现代化、工业化、城市化的洪流中,给恒久的古村续上新的生机,延伸城市文脉。

      有人说,古村落的保护就是要让人们重拾乡愁,要让人们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从这个意义上说,让历史遗存与当代生活共融,让村落景观与人文内涵共生,让传统文化与时代精神共鸣,我们才能赋予古村落以新的生机与活力,让其融入现代文明的风景。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删稿邮箱:city_jx@ifeng.com 凤凰网江西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jx
    网站建设及运维:云上古村数字博物馆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